時間與人之階段性轉變「Tiimec 探覓刻」品牌創立者顧鈞堯的故事

時間與人之階段性轉變「Tiimec 探覓刻」品牌創立者顧鈞堯的故事

KEEDAN INTERVIEW
Tiimec
執行副總
顧鈞堯
JOSEPH
從喜愛球鞋的大男孩,成為熱衷設計師腕錶的推廣者,時間帶給顧鈞堯的轉變與他的「時間」觀點。
KEEDAN INTERVIEW
Tiimec Founder
顧鈞堯
JOSEPH
從喜愛球鞋的大男孩,成為熱衷設計師腕錶的推廣者,時間帶給顧鈞堯的轉變與他的「時間」觀點。

位熱愛球鞋與運動的男孩,認真讀書、升學考上大學畢業,是我們熟悉的人生歷程,但是對於 Joseph,這位曾經一心想要成為獸醫的大男孩來說,今日成為引入新銳腕錶品牌的創辦人來說,人生的每一個階段與時間環環相扣,用不同的關係串聯成對於風格的敏銳度。本次起點編輯部坐下來與 Joseph 聊聊,他是如何從喜愛球鞋和運動的角色,投入到現在的 Tiimec 腕錶事業,而他想要傳達給大眾的「時間」觀念,又是什麼呢,讓我們一探究竟。

工作外的生活核心

求學階段花了很多時間唸書的 Joseph,當時最大的嗜好就是球鞋,熱衷於籃球的他,經歷了 Jordan 三連霸王朝,因為當時還是學生沒有錢,所以會透過學校的優良成績,來向父母親要求獎勵,想當然獎勵就是「球鞋」了。直到出了社會,依然沒有改變他對球鞋的喜好,只不過取而代之的運動變成了騎公路車競賽,Joseph 也說「運動對我來講很重要,因為運動的時候腦袋可以完全放空,專注在運動這件事,有時候放空後反而腦袋會更清楚,很多平常想不開的事情就會像突然打開一樣」,在騎了五年左右公路車後,他近期最想跳戰的便是鐵人三項,想要給自己設立生活上的新目標。

人生的跳 Tone 轉變

以前求學是念獸醫相關的 Joseph,而現在身處一個完全不一樣的領域,從有跡可循的專業知識與做法,進入需要不斷調整的代理腕錶事業上,給了他很大的衝擊,剛進公司的時候什麼都要做,很像打雜小弟,但這段時期所累積的經驗跟人脈,也讓 Joseph 為未來目標作了更多準備,而有機會談下許多特別的新銳腕錶品牌,經過這段期間的磨鍊,讓他變的更有信心,慢慢地轉變為創立 Tiimec 探覓刻的執行副總,同時也代理了數個新銳腕錶品牌,而 Joseph 手上除了戴錶,還有一個 Live Strong 黃色手環,這是長久以來陪伴自己的人生信念,時時提醒自己要帶著正面的力量去面對任何事。就像經營 Tiimec 通路,雖然創立初期面臨許多挑戰,但 Joseph 始終堅定自己的目標,從週遭親友的生活體驗開始觀察,逐漸地找到 Tiimec 核心價值,為自己的未來打開另一扇窗。

視時間為寶物的時期

「有了家庭以及小孩之後的時期」Joseph 說,他覺得有了小孩之後是極度的被時間追著跑,反觀以前念書時期卻是希望時間過得快一點,甚至到了醫院當獸醫時,也是抱持相同心態,就是不斷想著下一個階段,並不會去特別體會當下的時間。自從有了家庭與小孩之後,Joseph 對於時間的掌握有了不同體認,因為隨著孩子年齡的增長,父母親可以親近陪伴小孩的時間也會逐漸變少,所以 Joseph 很珍惜現在生活中與家人相處的每一段時間,現在時間對他來說也許很少不夠用,所以怎麼把握、專注當下,讓自己留下一些美好記憶才是重要的。Joseph 說「我現在每一天最期待的時刻,就是下班回到家看到我小孩的那個瞬間。」

成長過程中,手錶與自己的關係變化

唸書時期,Joseph 開始有了自己的手錶,但當時的手錶對他來說,不過就是個看時間的工具,因為忙著念書和考試,那個階段並沒有讓他對手錶有特別多的連結。直到國高中時期,Joseph 就像對待球鞋一樣的心態在看待手錶,也正好是流行手錶剛起步的年代,很多人開始戴平價的 Swatch,慢慢瞭解到原來手錶可以是一個很好入手的配件,打破了傳統手錶就等同於價格高不可攀的既定印象,而 Joseph 就是那時接觸到了何謂流行手錶。

珍惜每一個當下,每一個時刻,我希望時間可以串連生活周遭所有的感動,讓我可以記在心中

流行手錶定位的轉變

流行手錶是比較容易入手與被汰換的,聽起來像劣勢但其實換個角度也是優勢,因為流行手錶可以是日常生活中的配件,是一個能長久陪伴我們的夥伴,不需要花太多錢就可以購入你所認同的品牌,就像衣服一樣成為生活中容易接觸到的飾品配件,流行手錶的多樣性可以視不同的生活型態、不同場合,都可以找到合適的錶款。然而這樣的流行手錶定位在這幾年間發生了很大轉變,因為過去的流行手錶就是要把品牌戴在手上,但至今大家已經慢慢地改變對流行手錶的看法,在早期網路資訊並不發達的時代,大眾認知上的流行手錶品牌就是諸如 CK、Armani、Michael kors 等,可是網路普及化的現在,想要在網路上尋找手錶品牌就變成非常容易,像 Daniel Wellington 品牌會竄出來完全是因為網路,它讓大眾知道並不是只有過往所認識的那些手錶品牌,大眾也漸漸地喜歡這些設計師品牌的手錶,不再是為了上面的 Logo 而購買流行手錶。這股風潮也使近幾年鐘錶市場產生一個有趣的現象,有愈多打著北歐或瑞典設計的流行品牌來爭食市場,甚至有不少與 Daniel Wellington 同質性的東西冒出來。這些市場的競爭狀況,也不斷提醒 Joseph 去思考流行手錶下個階段的轉變,

創立 Tiimec 的起點

一直以來,Joseph 就發現台灣多數的鐘錶店都長得大同小異,那是為什麼呢,因為被品牌給束縛住了,像是與大品牌合作,就必須要提供一定的空間給他們設置品牌形象櫃位,而一間店擠入了大大小小的品牌手錶陳列櫃,不僅視覺上不甚美觀,而且每間店看起來都差不多。所以 Joseph 有了打造與眾不同的鐘錶店-Tiimec 的想法,因此找來了清禾設計,而設計師莊豐賓在聽了 Joseph 的想法之後,很自然地將生活中的一些感觸帶入,希望營造一個自然、沒有距離感的互動空間,讓大家可以在 Tiimec 找到自我與時間連結的獨特意涵。

位於台北信義誠品一樓的 Tiimec 專櫃,是 Joseph 精心打造的腕錶概念店。
從時間延伸而出的 Tiimec 品牌名

手錶是陪伴你體驗生活與尋找生活中感動時刻的夥伴,而 Time 這個字的讀音就好似中文探索的「探」,因此中文與英文產生了一種連結,為了進一步去賦予時間不一樣的意義,Joseph 與公司同事一同腦力激盪後,在 Time 的中間多加了一個 i,傳遞出時間是屬於每個人獨一無二的禮物,每個人所經歷的事情都是透過時間的累積與沉澱而成就了我們現在的生活,而最後的 c 代表中文時刻的「刻」,組合而成的「Tiimec」意指探索生命中的感動和值得記憶之時刻。在 Logo 設計還有個小巧思,在最後 c 的旁邊有個放大鏡圖案,希望讓每個人去感受生活中所經歷並探索更多的寓意,這就是 Tiimec 品牌名稱的由來。

Tiimec 設計之靈魂

為了「時間」而聚集在一起的場所,你能想到哪些?對此,Joseph 和團隊經過許多次的討論,最後在設計師莊豐賓的建議下,認為「火車站」非常適合,人生中每個階段就像是不同的車站所串連,希望打造一個有車站靈魂的互動式空間,Tiimec 依此去發想營造一個自在體驗的環境,以這樣的概念延伸,希望來到 Tiimec 的人,能體會時間的珍貴性,而擺放手錶的櫃子,是從車站中傳遞訊息的書報攤發想而來,設計原型是來自甜點櫃概念的互動桌,透過左右開闔的方式,營造一種像是到冰淇淋櫃前般的喜悅感,消除了傳統櫥櫃的隔閡,也帶入了火車站內的書報攤概念,分享來自世界各地的設計師腕錶品牌訊息。甚至為了貫徹對環境友善的想法,設計師在打造 Tiimec 店櫃選用了一次性的材質,像是玻璃、鐵還有木頭,皆是回收後能夠再利用的;這樣的設計理念同時傳達了一份期待「我們希望Tiimce是一個舒適自在、可以自由體驗生活趣味的一個地方」。

Tiimec 品牌地圖
Image

Daniel Wellington

Klasse 14

KNOT

Shore Project

PAUL HEWITT
看待時間的態度

談到看待時間的態度,Joseph 分享了自己的看法,他認為時間對現代人或古代人來說都是密不可分的,古人也有天干地支,古瑪雅也有很特別的曆法,人們一直在了解時間,想要去安排時間,所以延伸出時間這概念,現代人常覺得被時間綁住是因為生活型態改變,因為生活中的選擇太多,所以覺得被時間綁住。「有時候不需要太多的選擇,只要每個當下把眼前的事情做好,珍惜周遭接觸到的,其實是可以快樂的享受當下,不需要被時間追著跑」Joseph 說。

I never think of the future. It comes soon enough.

Albert Einstein
Wu
shadow@kenl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