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塑造 / nonnative 設計師藤井隆行 個人訪談

文化塑造 / nonnative 設計師藤井隆行 個人訪談

KEEDAN Conversation

with nonnative Designer Takayuki Fujii

創立於 1998 年,你或許不知道 nonnative 最初只是個專製 T-Shirt 的廠牌,而透過藤井隆行的加入,將其旅行與無國界、無分類的概念納入品牌之中,結合獨有剪裁、職人製程與特殊面料,現在已成為日本以至國際皆具影響力的服裝品牌,行事自有一套規則的 nonnative ,你很難用簡單的言語定義它,或許就如同藤井所言,創造一種能夠融入各處,各種風格的服裝,就是 nonnative 的基礎。我們這次與來台參訪 Hotel V 的 nonnative 設計師藤井隆行進行對談,更深入了解這個獨特的品牌存在。
首先可否談談你是何時開始對於服裝感興趣的?
當我在唸中學時,我開始打籃球,也會看 NBA 的比賽,很自然的注意到球員們的球鞋穿著,像是 Jordan 、 Patrick Ewing 等人,以及像是 Nike 的球鞋品牌,這是我開始關注服裝的起點。
所以是從球鞋開始,發展至服裝層面的?
是的,最初是球鞋、運動鞋,隨後我才漸漸在運動連結的美國文化中,發現對於品牌以及服飾的愛好。
那麼又是如何投入設計領域?
當我 18 歲的時候,從家鄉奈良來到東京,攻讀美術大學,就讀期間我開始在 BEAMS 打工,任職店員,這是我最初接觸時尚的相關經驗,雖然不是設計,而是服裝與銷售層面,但這也是我開始想成為設計師的原因。
在設計方面有相關的學習經驗嗎?
我並沒有唸過設計學系,除了銷售也沒有相關的服裝經驗,應該都算是自學的,從店員開始慢慢累積興趣與想法,在當時會自己找舊衣服、褲子回來,玩一些剪裁、拼接、甚至重塑等等,不過都是自己學習的。
可否告訴我們你加入 nonnative 的過程?
在 1998 年時, nonnative 是一個專門製作 Tee 的品牌,我當時離開 BEAMS ,到了一家經銷 Supreme、 Silas 等街頭品牌的公司,在公司同棟大樓中, nonnative 的辦公室也在那裡,是一個規模很小,只有幾個人設計 Tee 的公司,我也在那裡認識了創辦人 Satoshi Saffen ,之後漸漸熟識,自然發展良好的關係,而後加入了 nonnative 。
在你的職業生涯中目前面臨的最大挑戰是?
最大的挑戰應該是在開設 Vendor 時,也就是販售 nonative 與 TNP 品牌的店鋪,因為在此之前 nonnative 都只是批發量販,以選貨的方式在店家販售。而零售的經驗則是從 Vendor 開始,這兩個階段之間的轉換,是我所認為最困難的部分。
nonnative 是相當難以定義的一個品牌,不是街頭品牌、也不完全代表時裝品牌,是十分獨特的存在,你是如何看待 nonnative 的?
對我來說,服裝並不是只用街頭、或是設計師品牌這樣的分類去看待,而是截取各種元素,從設計師品牌、從當代文化、從古著文化,當然還有其他的領域一同,從任何地方,創造一種服裝是能夠融入各處、各種風格,這是我所認為 nonnative 的基礎,而並不是以特定的領域來區分。
所以也囊括你熱愛的美式文化,以及設計中所見的工裝、軍事等風格?
是的,沒錯,還有 Outdoor 。
實用的概念在 nonnative 中似乎特別被強調,你怎麼看服裝實穿與概念性間的平衡?
對我而言,概念性設計所代表的,是坐在那裡思考服裝的可能性,但我覺得自己的設計,是十分真實的,是透過我的雙眼記錄下來的事物。所以每個系列的概念,其實都是我透過旅行得到的靈感所衍生啟發的,旅行至全球不同的國家、城市,拮取城市中所見或所呈現的色彩、氛圍,成為該系列的色調基底;而當地人們所穿的服飾,則成為系列中的主要元素,當地所傳達的整體印象也會加入系列的設計之中。所以當然在每個系列中都有許多具概念性的設計,但是都是相當真實,而且具有實體形態的概念。 所以在我的設計流程中,並不會坐在一張擺著紙筆的桌子前面,嘗試「發明」一些東西,而是實際的走出戶外看看、觸碰東西。身在外界的經驗、與世界的互動聯結,是我擷取靈感的來源,而不是ㄧ昧坐在桌前做著設計。
你會如何記錄下所見所聞,記錄下你的靈感?
我只會走走、看看,用記憶記錄下來,並不會寫筆記或拍攝照片。
最近的旅行地點是?
若是說現正販售的 2014 年春夏系列的話 ,是來自溫哥華與紐約布魯克林,基本都是北美的城市。
所以我們還不能談 2014 年秋冬系列的靈感對吧(笑)?
是的,但請多加期待(笑)。
2014 年春夏系列同樣也運用許多特殊布料與染製手法,可否談談這部分?
關於這個系列,我非常想開始嘗試「活著」的服裝這樣的概念,能夠留下穿著輪廓與時間軌跡的 Style。所以開始注意什麼是我能夠去試著使用的製程;而在我的認知中,日本有許多傳統的染製手段,而且製作品質相當高,所以我希望在染製上去作不同的嘗試,比如說, Over Dyeing 過度染製布料後再施以水洗加工,安排染色製程「之後」不同的加工與製作過程,是我在本系列中做的事情。 或是像 Vegetable Dyeing 自然染製,那是來自傳統和服的染製過程,而在本系列中我們找到是來自京都,傳統的和服布料製造商,透過職人手作,運用不同的染製原料與色彩結合去表現更為豐富的色調。 還有 Gore-tex ,本系列也是首次將 Gore-tex 與 Vegetable Dyeing 結合,都是之前沒有嘗試過的。
所以像是傳統元素與創新面料的結合嗎?
沒錯,沒錯。這是我一直想嘗試去做的。
這樣的細節與概念,對你或 nonnative 而言的意義是?
這是很有趣的事情,日本傳統的服裝都是基於和式的設計,不論是 Vegetable Dyeing 、 Indigo Dyeing 、特殊的布料等等,這些製程與布料的發源,都與和服的歷史緊密連結。而西式服裝,也就是我們製作,所謂的「洋服」,是完全不同的東西。我對於「將西部、美式的服裝,應用到傳統的製程中,並結合在一起」這樣的手段十分感興趣,因為時至今日就算在日本,也是有許多人不了解和服的歷史淵源與背景,所以這樣的結合也是十分有趣、並且帶來啓發性的,加上 nonnative 有著根基於日本生產的基礎,所以如此結合是相當重要。
談到日本生產,你在許多製造過程上都堅持於日本生產的原因是?
看看日本,你會發現許多精細的製程分工,不論布料師、機械師、鈕扣製造師,這些人以職人為業,製造品質標準都相當的高,同時很勤奮的在工作,嘗試提高標準。所以我覺得作為一個設計師,這是我的使命或是任務,去展現這些人的工作成果,同時呈現在日本服裝品牌中。 另外一個方面,所有商品基於日本生產的原因,以原理來說,設計、製造與生產的過程都在日本,我能夠就近觀察,最快的做出修正、調整。任何小改變,甚至一兩釐米的更動,都是很細微卻重要的,生產線基於日本讓我能有更多的掌握空間:從整個製程的開始到結束,都是我想要的樣貌。並且確認服裝的品質。你必須要離得很近,不可能要求一個工廠在世界的另外一頭,去修改這樣的小細節,你必須與這些製造商見面,維持服裝的品質。
你最初談到球鞋啟發你對於服裝的愛好,喜歡什麼樣的鞋款,有收集的習慣嗎?
我現在還是對於球鞋有相當高度的愛好,特別是籃球鞋,但我並沒有收集的習慣,我不想買了一雙限量的單品,然後只是把它放在旁邊。不管買什麼東西,我都會穿,我喜歡物品被穿著的這個概念,而不是收藏。
nonnative 以往合作的品牌是 New Balance 、 Montrail 等,與籃球鞋款相當不同,有想過設計類似專業運動鞋款或更 Sporty 的東西嗎?
完全不會(笑),因為光是在籃球鞋就有很多的分支,當然我們知道 Jordan 是籃球鞋,不過像是 Rick Owens 的鞋子,它的基礎也是源於籃球運動鞋,我喜歡籃球鞋的設計,我有時也會從中擷取靈感,不過是取其中的元素,而不是整體的輪廓。
nonnative 的褲款設計令人津津樂道,擁有不同版型且是每季都會出現的設計,你是以什麼樣的想法創造這些褲款?
我覺得褲子是男性造型很重要的部分,關於上身你可以有 Tee 、襯衫、外套,但下身,褲子就是褲子,你所做的只能去修改它的造型,而它佔了身體的一半,褲款能夠提升整體風格的平衡,所以在設計中若出現長版外套,我會搭配比較合身的剪裁;而若是無結構、短身的 Blouson 外套,我會運用較為寬鬆的褲款,因為它提供了更好的平衡,所以造型的關鍵之一,就是褲款—或是說如何呈現平衡,同樣是我認為基礎的核心。
nonnative 有了完整的服裝、配件、飾品設計後,接下來想嘗試的領域是?
應該會是傢俱吧,這部分我還滿有興趣的。
nonnative 在去年開始也展開了 Coverchord 的 EC 銷售,你覺得線上銷售是服裝產業必然的趨勢嗎?
對我而言,EC 並不是單純的拓展商務或增加服務地區這樣的發展,我對於線上商店的概念是,第一次顧客們先在實體店鋪內試穿服裝,創造與服裝之間的經驗,他們可以感受服裝的尺寸、材質,以及品質。從店鋪中開始,他們了解了這些服裝物品,而後才在線上購買,我認為這樣是比較好的,但這只是我的想法,基本上我還是認同實體店鋪的重要性。
現在也有許多新銳的日本設計師品牌,與 nonnative 的感覺似乎有點相似,並不是說設計或品牌,而是處事方式,特別是在中目黑一帶的品牌,你怎麼看現在新銳的日本品牌?
看待現在新世代的品牌或設計師,與從前十分不同,不管是背景來源、所做設計、看待事物也都與我的年代大不相同,不過也非常有趣。現在新世代 20 多歲的設計師漸漸冒出頭,他們的設計更為前衛、極端,而我的出身年代 8、90年則是相對的放鬆,這也呈現在我們創作服飾的面貌之上,但現在年輕世代所做的事情是完全不同,也十分有趣,我能感受到他們的能量正在醞釀,也感受到有一股運動正要展開。
nonnative 開始的時間正是裏原宿文化當道時期,你怎麼看待這些日本街頭品牌近年的變化?
我算是在那個時間出身,當然我也一直在觀察著這樣的景象,當時除了裏原宿以外,也有許多古著文化同時在原宿發生著,所以我一直觀察,這些品牌的拓展模式、商業結構,獨立與合夥的關係,與許多人物的連結,而後遇見和了解這些人或品牌在做什麼事情。在這其中我一直都學到很多,或許不是直接的影響或啟發,並不像是:「我喜歡這個品牌,我想要多做類似這個品牌的什麼東西」的感覺,而是從不管從錯誤或任何事物中學習,我學到很多,而這也算是把 nonnative 帶到現況,以及成為現在「nonnative」品牌的原因之一。 當然在當時那是很強大的力量,成為一個十分廣泛的運動,不過裏原宿實在改變了很多,以前真的只能用瘋狂來形容。不論是品牌方或追求的人們都有著更不同的態度,製作不同的服裝、產品,與其說是時尚的運動,更像是塑造了文化,不管是滑板、或是音樂相關,總是與文化產生連結,而這些人物就是文化領袖。當然現在仍然有許多人持續在進行這樣的活動,做相同的事情,不過似乎更加平緩了。
nonnative website
Interview & Text / L.J. Wang
Photography & Produce / Sam Deng
Special Thx HOTEL V
Conversation with nonnative Designer Takayuki Fujii
文化塑造 / nonnative 設計師藤井隆行 個人訪談

創立於 1998 年,你或許不知道 nonnative 最初只是個專製 T-Shirt 的廠牌,而透過藤井隆行的加入,將其旅行與無國界、無分類的概念納入品牌之中,結合獨有剪裁、職人製程與特殊面料,現在已成為日本以至國際皆具影響力的服裝品牌,行事自有一套規則的 nonnative ,你很難用簡單的言語定義它,或許就如同藤井所言,創造一種能夠融入各處,各種風格的服裝,就是 nonnative 的基礎。我們本次有機會與設計師藤井隆行進行對談,更深入了解這個獨特的品牌存在。

首先可否談談你是何時開始對於服裝產生興趣的?

當我在唸中學時,我開始打籃球,也會看 NBA 的比賽,很自然的注意到球員們的球鞋穿著,像是 Jordan 、 Patrick Ewing 等人,以及像是 Nike 的球鞋品牌,這是我開始關注服裝的起點。

所以是從球鞋開始,發展至服裝層面的?

是的,最初是球鞋、運動鞋,隨後我才漸漸在運動連結的美國文化中,發現對於品牌以及服飾的愛好。

那麼又是如何投入設計領域?

當我 18 歲的時候,從家鄉奈良來到東京,攻讀美術大學,就讀期間我開始在 BEAMS 打工,任職店員,這是我最初接觸時尚的相關經驗,雖然不是設計,而是服裝與銷售層面,但這也是我開始想成為設計師的原因。

在設計方面有相關的學習經驗嗎?

我並沒有唸過設計學系,除了銷售也沒有相關的服裝經驗,應該都算是自學的,從店員開始慢慢累積興趣與想法,在當時會自己找舊衣服、褲子回來,玩一些剪裁、拼接、甚至重塑等等,不過都是自己學習的。

可否告訴我們你加入 nonnative 的過程?

在 1998 年時, nonnative 是一個專門製作 Tee 的品牌,我當時離開 BEAMS ,到了一家經銷 Supreme、 Silas 等街頭品牌的公司,在公司同棟大樓中, nonnative 的辦公室也在那裡,是一個規模很小,只有幾個人設計 Tee 的公司,我也在那裡認識了創辦人 Satoshi Saffen ,之後漸漸熟識,自然發展良好的關係,而後加入了 nonnative 。

在你的職業生涯中目前面臨的最大挑戰是?

最大的挑戰應該是在開設 Vendor 時,也就是販售 nonative 與 TNP 品牌的店鋪,因為在此之前 nonnative 都只是批發量販,以選貨的方式在店家販售。而零售的經驗則是從 Vendor 開始,這兩個階段之間的轉換,是我所認為最困難的部分。

nonnative 是相當難以定義的一個品牌,不是街頭品牌、也不完全代表時裝品牌,是十分獨特的存在,你是如何看待 nonnative 的?

對我來說,服裝並不是只用街頭、或是設計師品牌這樣的分類去看待,而是截取各種元素,從設計師品牌、從當代文化、從古著文化,當然還有其他的領域一同,從任何地方,創造一種服裝是能夠融入各處、各種風格,這是我所認為 nonnative 的基礎,而並不是以特定的領域來區分。

所以也囊括你熱愛的美式文化,以及設計中所見的工裝、軍事等風格?

是的,沒錯,還有 Outdoor 。

實用的概念在 nonnative 中似乎特別被強調,你怎麼看服裝實穿與概念性間的平衡?

對我而言,概念性設計所代表的,是坐在那裡思考服裝的可能性,但我覺得自己的設計,是十分真實的,是透過我的雙眼記錄下來的事物。所以每個系列的概念,其實都是我透過旅行得到的靈感所衍生啟發的,旅行至全球不同的國家、城市,拮取城市中所見或所呈現的色彩、氛圍,成為該系列的色調基底;而當地人們所穿的服飾,則成為系列中的主要元素,當地所傳達的整體印象也會加入系列的設計之中。所以當然在每個系列中都有許多具概念性的設計,但是都是相當真實,而且具有實體形態的概念。

所以在我的設計流程中,並不會坐在一張擺著紙筆的桌子前面,嘗試「發明」一些東西,而是實際的走出戶外看看、觸碰東西。身在外界的經驗、與世界的互動聯結,是我擷取靈感的來源,而不是ㄧ昧坐在桌前做著設計。

那麼你會如何記錄下所見所聞,記錄下你的靈感?

我只會走走、看看,用記憶記錄下來,並不會寫筆記或拍攝照片。

最近的旅行地點是?

若是說現正販售的 2014 年春夏系列的話 ,是來自溫哥華與紐約布魯克林,基本都是北美的城市。

所以我們還不能談 2014 年秋冬系列的靈感對吧(笑)?

是的,但請多加期待(笑)。

2014 年春夏系列同樣也運用許多特殊布料與染製手法,可否談談這部分?

關於這個系列,我非常想開始嘗試「活著」的服裝這樣的概念,能夠留下穿著輪廓與時間軌跡的 Style。所以開始注意什麼是我能夠去試著使用的製程;而在我的認知中,日本有許多傳統的染製手段,而且製作品質相當高,所以我希望在染製上去作不同的嘗試,比如說, Over Dyeing 過度染製布料後再施以水洗加工,安排染色製程「之後」不同的加工與製作過程,是我在本系列中做的事情。

或是像 Vegetable Dyeing 自然染製,那是來自傳統和服的染製過程,而在本系列中我們找到是來自京都,傳統的和服布料製造商,透過職人手作,運用不同的染製原料與色彩結合去表現更為豐富的色調。 還有 Gore-tex ,本系列也是首次將 Gore-tex 與 Vegetable Dyeing 結合,都是之前沒有嘗試過的。

所以像是傳統元素與創新面料的結合嗎?

沒錯,沒錯。這是我一直想嘗試去做的。

這樣的細節與概念,對你或 nonnative 而言的意義是?

這是很有趣的事情,日本傳統的服裝都是基於和式的設計,不論是 Vegetable Dyeing 、 Indigo Dyeing 、特殊的布料等等,這些製程與布料的發源,都與和服的歷史緊密連結。而西式服裝,也就是我們製作,所謂的「洋服」,是完全不同的東西。我對於「將西部、美式的服裝,應用到傳統的製程中,並結合在一起」這樣的手段十分感興趣,因為時至今日就算在日本,也是有許多人不了解和服的歷史淵源與背景,所以這樣的結合也是十分有趣、並且帶來啓發性的,加上 nonnative 有著根基於日本生產的基礎,所以如此結合是相當重要。

談到日本生產,你在許多製造過程上都堅持於日本生產的原因是?

看看日本,你會發現許多精細的製程分工,不論布料師、機械師、鈕扣製造師,這些人以職人為業,製造品質標準都相當的高,同時很勤奮的在工作,嘗試提高標準。所以我覺得作為一個設計師,這是我的使命或是任務,去展現這些人的工作成果,同時呈現在日本服裝品牌中。

另外一個方面,所有商品基於日本生產的原因,以原理來說,設計、製造與生產的過程都在日本,我能夠就近觀察,最快的做出修正、調整。任何小改變,甚至一兩釐米的更動,都是很細微卻重要的,生產線基於日本讓我能有更多的掌握空間:從整個製程的開始到結束,都是我想要的樣貌。並且確認服裝的品質。你必須要離得很近,不可能要求一個工廠在世界的另外一頭,去修改這樣的小細節,你必須與這些製造商見面,維持服裝的品質。

你最初談到球鞋啟發你對於服裝的愛好,喜歡什麼樣的鞋款,有收集的習慣嗎?

我現在還是對於球鞋有相當高度的愛好,特別是籃球鞋,但我並沒有收集的習慣,我不想買了一雙限量的單品,然後只是把它放在旁邊。不管買什麼東西,我都會穿,我喜歡物品被穿著的這個概念,而不是收藏。

nonnative 以往合作的品牌是 New Balance 、 Montrail 等,與籃球鞋款相當不同,有想過設計類似專業運動鞋款或更 Sporty 的東西嗎?

完全不會(笑),因為光是在籃球鞋就有很多的分支,當然我們知道 Jordan 是籃球鞋,不過像是 Rick Owens 的鞋子,它的基礎也是源於籃球運動鞋,我喜歡籃球鞋的設計,我有時也會從中擷取靈感,不過是取其中的元素,而不是整體的輪廓。

nonnative 的褲款設計令人津津樂道,擁有不同版型且是每季都會出現的設計,你是以什麼樣的想法創造這些褲款?

我覺得褲子是男性造型很重要的部分,關於上身你可以有 Tee 、襯衫、外套,但下身,褲子就是褲子,你所做的只能去修改它的造型,而它佔了身體的一半,褲款能夠提升整體風格的平衡,所以在設計中若出現長版外套,我會搭配比較合身的剪裁;而若是無結構、短身的 Blouson 外套,我會運用較為寬鬆的褲款,因為它提供了更好的平衡,所以造型的關鍵之一,就是褲款—或是說如何呈現平衡,同樣是我認為基礎的核心。

nonnative 有了完整的服裝、配件、飾品設計後,接下來想嘗試的領域是?

應該會是傢俱吧,這部分我還滿有興趣的。

nonnative 在去年開始也展開了 Coverchord 的 EC 銷售,你覺得線上銷售是服裝產業必然的趨勢嗎?

對我而言,EC 並不是單純的拓展商務或增加服務地區這樣的發展,我對於線上商店的概念是,第一次顧客們先在實體店鋪內試穿服裝,創造與服裝之間的經驗,他們可以感受服裝的尺寸、材質,以及品質。從店鋪中開始,他們了解了這些服裝物品,而後才在線上購買,我認為這樣是比較好的,但這只是我的想法,基本上我還是認同實體店鋪的重要性。

現在也有許多新銳的日本設計師品牌,與 nonnative 的感覺似乎有點相似,並不是說設計或品牌,而是處事方式,特別是在中目黑一帶的品牌,你怎麼看現在新銳的日本品牌?

看待現在新世代的品牌或設計師,與從前十分不同,不管是背景來源、所做設計、看待事物也都與我的年代大不相同,不過也非常有趣。現在新世代 20 多歲的設計師漸漸冒出頭,他們的設計更為前衛、極端,而我的出身年代 8、90年則是相對的放鬆,這也呈現在我們創作服飾的面貌之上,但現在年輕世代所做的事情是完全不同,也十分有趣,我能感受到他們的能量正在醞釀,也感受到有一股運動正要展開。

nonnative 開始的時間正是裏原宿文化當道時期,你怎麼看待這些日本街頭品牌近年的變化?

我算是在那個時間出身,當然我也一直在觀察著這樣的景象,當時除了裏原宿以外,也有許多古著文化同時在原宿發生著,所以我一直觀察,這些品牌的拓展模式、商業結構,獨立與合夥的關係,與許多人物的連結,而後遇見和了解這些人或品牌在做什麼事情。在這其中我一直都學到很多,或許不是直接的影響或啟發,並不像是:「我喜歡這個品牌,我想要多做類似這個品牌的什麼東西」的感覺,而是從不管從錯誤或任何事物中學習,我學到很多,而這也算是把 nonnative 帶到現況,以及成為現在「nonnative」品牌的原因之一。

當然在當時那是很強大的力量,成為一個十分廣泛的運動,不過裏原宿實在改變了很多,以前真的只能用瘋狂來形容。不論是品牌方或追求的人們都有著更不同的態度,製作不同的服裝、產品,與其說是時尚的運動,更像是塑造了文化,不管是滑板、或是音樂相關,總是與文化產生連結,而這些人物就是文化領袖。當然現在仍然有許多人持續在進行這樣的活動,做相同的事情,不過似乎更加平緩了。

Interview & Text:L.J. Wang
Photography & Produce:Sam Deng

samdeng
info@keedan.com

editor in chi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