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壞故我在 / Mr.Ogay 黑雞先生

我壞故我在 / Mr.Ogay 黑雞先生

塗鴉發跡的街頭藝術家黑雞先生,一見到本人,其實你很容易能夠跟他的創作聯想在一起,並不是他在創作中強調的醜陋角色特質,而是言談中充滿自我意識,帶有批判態度,以及他用精巧細膩圖像包裝醜陋概念的審視精神。而黑雞先生是如何以使「壞」的思維,成功躋身新銳藝術家之列,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創作,以及關於 Air Max 的個人觀點,都將在本次與 KEEDAN.com 對談中披露。
1
MR.OGAY Look
Nike Air Max 90 “Ice”
簡潔的街頭造型,黑雞先生運用全黑設定的背心、運動短褲與襪款、帽款等街頭定番的配件,營造一致感,而單品上統一的白色圖像與文字也提升 One-Tone 搭配的存在感,並穿著 Nike Air Max 90 “Ice”鞋款,獨特的配色與細節使目光聚集於足下。
Who is MR.OGAY?
首先請為 KEEDAN.com 的讀者們簡單地介紹自己。
我是黑雞先生,從 2000 年開始,接觸塗鴉到現在大概十三四年,一路也跌跌撞撞的(笑),現在好不容易有點樣子,從當完兵退伍之後就開始專職的藝術創作,目前以平面繪畫和街頭藝術的創作為主。
最初如何接觸塗鴉?
2000 年的時候我在讀國中,當時網路還沒有很發達,因緣際會看到國外街頭的塗鴉照片,覺得很特別,怎麼會有這樣特殊的藝術創作形式,而且是在街上創作,當時很震撼。也因為從小我就也愛畫畫,我覺得這樣的東西很酷,想說不然我也試試看,我能不能夠做得到,就一路畫到現在了。
現在藝術創作的形式是比較偏向街頭塗鴉或是平面繪畫?
其實都有,都只是自己步調調整的問題,前幾年我比較注重在藝術市場、畫廊這些領域,但現在這兩年開始我想要把重心拉回到街頭創作上面,兩邊都會同時進行,只是比重分配不同。
從塗鴉轉換到平面繪畫,現在又回到街頭創作,這中間的想法是?
因為一開始就是接觸塗鴉,我又是唸美術科系的,所以除了在街頭牆壁作畫,也會畫些平面的東西、跟課業相關的作品,之後就有了想法,想把街頭跟平面的藝術作一個結合,或是把自己在學校學的一些觀念帶到街上,所以才會慢慢轉換到畫布上,再加上有些畫廊開始詢問辦展覽的可能,才慢慢往這方面發展,但畫廊走久了其實看到藝術市場的很多問題,可能有點膩了,也因為自己個性比較喜歡自由,跟畫廊合作會有比較多規範限制,所以後來還是決定回到街頭找回我最初的創作能量。
2
I Rebel Therefore I Am
若以我_故我在為題,你認為最能代表自己的詞彙會是?
我覺得會是壞,我壞故我在(笑),但是這裡的壞並非殺人放火、打家劫舍的壞,而是勇於表現自我,掌握自己人生態度與選擇的精神。因為從小到大學校教育都教我們要乖要聽話,要順從、乖乖唸書,可是其實在這樣的乖、順從、聽話的背後,可能某方面也代表著缺乏人生目標、主見或是批判精神,所以我覺得要壞,壞可以讓你走出自己的路,不單單只是循規蹈矩。
這樣的態度是否受什麼樣人物影響?
可能是我從小到大的經驗累積,因為我小在求學時期就是比較叛逆、反骨的學生,老師叫我幹嘛我偏不要(笑),因為我就是不想要跟同學做一樣的事情,我更想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大家都覺得我是壞學生,但其實久了會發現我這樣做,也有好處,我可以認清自己要的是什麼,而不是照著社會的期望,發現為什麼同學們畢業都是搶著去考好學校、考公務員,但我就是不想,不想要過升學畢業、找個好公司工作這樣套裝式的人生,所以嚴格來說沒有什麼人物影響我。
哪些人在藝術或創作方面帶給你啓發?
在塗鴉領域我有滿多喜歡的藝術家,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影響我一點,比如巴西雙胞胎藝術家 Os Gêmeos ,或是法國的 Miss Van ,這兩個人影響我滿深遠的,我最早接觸塗鴉就是因為看到這兩個人的作品,也讓我覺得這樣的藝術很有趣。
如何毅然決然決定以藝術家作為職業?
在大學畢業時面臨人生的一個抉擇,我不想太早當兵,想再發展一陣子,所以去考了研究所,在研究所的那幾年就是真的開始思考人生未來的走向,另一方面也一直不停的在創作,作品累積一段時間後,就想不如以就藝術創作為職志,其實是很自然而然產生的想法。
決定以藝術家作為職業時,碰到的困難或低潮?
一般人普遍的印象都會覺得藝術家就是吃不飽,當然我的家長也不例外,覺得做任何職業都好,為什麼要作藝術家,一方面我不會唸書,我唯一的可取之處就是我會畫圖,所以其實跟家人溝通很久,說我不畫圖真的不知道要幹嘛(笑)。但我也算運氣好,沒有辜負他們的期望,在這方面的發展還算可以,當然一開始也有一些摩擦,後來畫圖賣圖、賺了一些錢或是有了一些成績,反而我家人覺得原來這樣也可以作出一些成績,也從一開始的反對轉為支持,到現在我媽變成我的粉絲了(笑)。
你覺得自己作品中最特別或重要的元素是什麼?
裸體吧(笑),我自己作品的一個關鍵語彙就是醜,醜陋。可能跟我個性有關,大家喜歡畫美的東西,我就偏要畫醜的(笑),是這樣的想法讓我開始畫一些奇怪的東西,比如說像肥胖、裸體、流鼻涕,一般人印象裡面覺得醜陋的東西,我會這些元素集合起來,用一種美麗的方式包裝,讓看的人產生衝突或疑惑感,覺得這東西到底是美是醜,一種矛盾的感覺,進而思考美與醜之間的關係,或是重新檢視自己的價值觀,還有一定要都是胖子(笑)。
繪畫技巧、創意概念等等,作為藝術家你認為最重要的要素是?
我覺得是想法,還有獨特性,技巧只是入門的基礎,是一定要有的,但是不能把重點都放在技巧上,你的想法絕對會比技巧來的重要,尤其是作品的辨識度、獨特性,一個好的作品要能夠從畫面中看到作者的人格特質,讓人能夠一眼認出這幅作品的作者,這是很重要的,不論你的作品知名度高或低,一定要有獨特的辨識性。
創作至今讓你印象最深刻的作品?
我自己最喜歡的創作反而都是在街上,雖然可能不會像畫布上的作品那麼精緻。因為在路上跟畫布上的創作,心境是完全不同的,在街上我會考量到環境,或是作品跟牆面的關聯性,在畫布上就比較沒有限制。街頭的話我畫很多東西都會融入街景、或是跟地域性做連結等等,所以其實我喜歡的東西都是在街上,不過現在大概有七八成都被刷掉了,有點可惜(笑)。
3
#AIRMAX
平時是否有運動的習慣?
我滿喜歡騎腳踏車,運動也都是以 Fixed Gear 單速車為主,幾乎每天都會騎 ,偶爾也會打打球、跑跑步,或者玩一下劍玉(笑),這也算是運動吧(笑)。
你會如何解釋自己的穿著風格?
因為接觸塗鴉,自然對嘻哈文化也有很深的愛好,塗鴉是嘻哈或街頭文化中很重要的一個要素,所以不知不覺中穿著也漸漸被這樣的風格影響,我會偏好寬鬆、舒服,偏向是 Hip-Hop 帶有一些街頭元素的東西。
你對於運動鞋文化或是 Air Max 鞋款的印象是?
我第一次接觸 Air Max 應該是國小的時候,我記得很清楚,因為國小比較不會有嚴格的校服規定,不像是國高中,對於鞋子也有嚴格的規定;大家都穿制服,你唯一能做怪地方的就是鞋子,以前球鞋的資訊並不是這麼發達,小朋友也當然沒有這樣的消費能力,所以小時候一個人穿 Nike 的經典款運動鞋,大家都會覺得你是偶像(笑),就是很帥,大家都會偷偷討論注意。 當時我也是因緣際會擁有了第一雙 Air Max ,那時候我在學校就是坐得特別挺(笑),所以我從前對 Air Max 的印象就是,它代表著一個身份地位的象徵(笑)。
本次穿著 Nike Air Max 90 “Ice” 的感受?
我覺得很舒服,我喜歡有包覆感的鞋子,它很貼合腳型,甚至有按照我的腳型包覆的感覺,除了平時搭配之外,穿起來感覺很舒適,像這樣的鞋款其實就很萬用,而且造型好看。
你針對 Nike Air Max 90 “Ice”的搭配建議會是?
我自己的話當然還是維持比較 HIp-Hop 的風格,也因為這雙鞋款的顏色比較鮮艷、造型和細節也都很特殊,我會偏向在身上的服裝以黑白為主,盡量簡單,能夠襯托出鞋款的重點和設計細節。
4
WEAR YOUR AIR. #AIRMAX
哪一個年份、哪一個配色的 AIR MAX 最能展現你的個性、你的風格? 馬上至 Nike Sportswear Taiwan #airmax 強勢進化 3.26全面佔領 活動分享你的 #airmax 實著照,與更多同好交換彼此的 AIR MAX故事。


2014 Feb KEEDAN Cover Topic 
Produce & Photography:Sam Deng
Text & Interview:L.J. Wang
--
Nike Sportswear Taiwan
--
Contact Us
從塗鴉發跡的街頭藝術家黑雞先生,一見到本人,其實你很容易能夠跟他的創作聯想在一起,並不是他在創作中強調的醜陋角色特質,而是言談中充滿自我意識,帶有批判態度,以及他用精巧細膩圖像包裝醜陋概念的審視精神。而黑雞先生是如何以使「壞」的思維,成功躋身新銳藝術家之列,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創作,以及關於 Air Max 的個人觀點,都將在本次與 KEEDAN.com 對談中披露。
samdeng
info@keed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