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鞋 收鞋 愛鞋的 余文樂 / 2012 NIKE 上海運動匯 人物專訪

擦鞋 收鞋 愛鞋的 余文樂 / 2012 NIKE 上海運動匯 人物專訪

KEEDAN 人物 / 擦鞋 收鞋 愛鞋 的 余文樂

八月底 Nike 在上海舉辦了盛大的「Festival of Sports 運動匯」活動,可以說是 2012 夏季運動的一個高峰,活動現場除了有各式的運動讓大家免費體驗,各地遴選而出的運動高手也在競技,許多知名球星、甚至是藝人也來到現場一起共襄盛舉,藉由明星魅力喚起大家對於運動本質的重視,而其中來自香港的知名藝人余文樂也來到 NIKE FOS,近年演藝作品頗受好評的他私底下的穿著與品味也受到包括日本在內的街頭流行圈子重視,可以說是指標性的流行人物,這次在上海除了自組球隊登場與大家過招之外,也趁這個機會坐下來與大家分享自己的球鞋經。

Q:請你先談談這次 NIKE FOS 運動匯活動給你的感覺
余文樂(余):我覺得推廣運動需要很多的努力,很難把所有的運動聚在同一個場地,排球、足球、跑步,把喜歡運動的人都聚集到這裡來。

Q:早上有和黑人他們一起打球,可以談談看最近打球有比較喜歡的Nike鞋款嗎?
余:Nike+,因為可以知道自己的能力,或是知道誰在偷懶,可以清楚看到數據,可以看一下對方的數據,也可以測試自己是否有進步,是一個很好的科技,讓運動和科技結合的產品。

Q:你帶的這兩雙球鞋,可以簡單介紹一下嗎?
余:這雙是以前 Nike 的 ID 款,然後是用我的小名,一個屬於自己的 AIR MAX 跑步鞋。而另一雙是最屌的一雙鞋,這雙是5年前 Air Force 25年周年,我們在日本訂做一雙很好材質的鞋子,鞋子基底是以鴕鳥皮,Nike Logo 部分是以鱷魚皮製成。

Q:所以是兩種不同的皮嗎?
余:對,整雙鞋包覆兩種不同的皮革。連鞋墊都是皮革。

Q:一般有這種皮嗎?
余:這要特別指定。之前穿的 Air Force 都是全白的,就訂做一雙也是全白的但是以不同的皮革,這上面的吊牌寫的是我的生日1981年11月13日,這雙鞋是做到現在從來沒有穿過,有些鞋會穿,但是有些比較有紀念性的就是收藏。待會4點在 SneakerBattle 活動中我會帶3雙不一樣的鞋,都是很有價值也很有代表性的鞋款。

Q:你是怎麼開始去收藏球鞋的?
余:我覺得男生收藏鞋子就像女生收藏包包一樣,是天生的。是從我13歲的時候開始,因為那時喜歡打球,所以會開始會有很多球鞋,當時的我像大家一樣是平民百姓,看到球鞋只能在櫥窗外看著球鞋,夢想自己有一天也能擁有自己一雙喜歡的籃球鞋,一直到10幾歲左右,有12雙鞋,當時候花最多錢在球鞋上,每年的紅包錢都花在球鞋上,花光所有零用錢,連我媽都很納悶為什麼你跟鞋活在一起,因為我是一個有潔癖的人,尤其對鞋子,平常一般擦鞋很正常,我連鞋底都會擦乾淨。可能我們不是有錢人出生,好不容易有一雙鞋可以穿,就會把它保存好。我媽都把我的鞋丟掉了,很多珍藏的鞋款都沒有了,因為家裡沒有地方擺。

Q:關於你以前的收藏嗜好跟現在有點不一樣,以前會喜歡收藏NBA球星的球鞋,那現在是?
余:我現在反而會把以前我很喜歡但沒能力買到的鞋把它收回,譬如說以前我很喜歡 Jason Kidd 和 Penny Hardway,我就會把他們的鞋買回來。

這雙是以前 Nike 的 ID 款,然後是用我的小名,一個屬於自己的 AIR MAX 跑步鞋。
這雙 AIR FORCE 1 iD 吊牌寫的是我的生日1981年11月13日,這雙鞋是做到現在從來沒有穿過,有些鞋會穿,但是有些比較有紀念性的就是收藏。
13歲的時候,我像大家一樣是平民百姓,看到球鞋只能在櫥窗外看著球鞋…平常一般擦鞋很正常,可是我連鞋底都會擦乾淨。
Q:那你總共收藏幾雙,哪幾雙最有意義?
余:我沒有算過耶!但我有一個空間是專門拿來放球鞋。

Q:球鞋這兩年有不同風格的出現,那你覺得今年來說最吸引你注意的球鞋或是 Life Style 都可以。
余:最近來說我覺得 Nike+ 是令我驚訝的一個功能,說實話以前都比跳高,但沒人說的準確,但現在不必爭論,就直接看數據,大家都可以很清楚知道彼此的成績。
就是科技和運動的結合,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厲害的發明。如果你說 Life Style 的話,我覺得是 Flyknit 鞋款,因為我很喜歡東西很像是一針一針綘出來的感覺。
因為我覺得他有很多的 layer,顏色的深淺、不同的密度,是時尚與運動結合的作品。跑步或是穿出去都很屌。

Q:有沒有因為球鞋發生什麼有趣事情嗎?
余:好啦!是我的錯啦!有一次在 Patrick Ewing 和 Michael Jordan 之間,我挑了 Patrick Ewing,當初 Patrick Ewing 的品牌也正開始,我其中偏偏挑了 Ewing 而沒有選擇 Jordan,結果錯過 Jordan 八代然後買了 Patrick Ewing,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有點後悔。

Q:你是 Common Sence 的主理人,你既然那麼喜歡 Nike 球鞋,那未來有沒有可能合作推出自己限量的球鞋?
余:也許有可能,但是合作是需要很長的時間,做一雙鞋子並不是你們想像的那麼簡單,起碼要一年的工作時間,我們必須坐下來確認各個環節,這需要很長的時間,這幾年跟很多不同的品牌合作,不管做 Fashion 或是衣服等,其實都不是那麼簡單的。

Q:如果有機會你想要合作哪一種款式?
余:也許是我很喜歡的忍者鞋、我以前買不起的鞋,其實有想要做很多款鞋,像現在的 Flyknit,我覺得也是一雙很有發揮空間的鞋款。

samdeng
info@keed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