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prelude

The Old

少了小叮噹的時光機,2016年裡結束的事情再沒有上訴的空間;對於現況的不滿把我們推向前,就跟反抗軍一樣,日子以希望為基礎燃料而推進著,一點這邊一點那邊地,希望生活可以變得更好、有更方便的工具、好吃的東西更便宜、帥的東西可以更輕鬆入手、ColdPlay 來台灣、莉亞公主再演一集。

然後世界就變這樣了。

東邊平靜的海面下方兩百公尺黑潮不斷的往北邊流,小島上的人們一邊靠北一邊生活。

And
the moment I can feel that

you feel
that way too

Is when I'll fall in love with you

IS

The New

每個人都有想回到的過去,因為那是情緒纏繞的節點,我們投入情感在其實不會回應的物件上頭,衣服、鞋子、褲子、襪子的某種組合解碼了腦內啡的分泌,嘩啦啦地掩埋理智,入手結案;Art of the Flight Jacket: Classic Leather Jackets of World War II 的作者 Jon Maguire 說了「這群18到24歲的年輕人在他們的飛行夾克上隨意塗鴉,畫上任何能讓他們想起家鄉的東西」,影響所及,才有了現在的軍裝甚至是橫須賀外套的出現。一直很好奇在嚴格的軍事化管理下是怎麼能夠允許制服出現這些「客製化」,原來在二次世界大戰裡,飛行員能夠成功生還的任務次數是帶點不吉利印象的平均十三次,這些外套是在服役期間用生命換來的特權;但是對於現代化的兵種來說,即使日子再難過,難以塗裝的化學科技布料讓這僅存的浪漫不再(雖然說這並不是戰爭裡最讓人覺得遺憾的部份),也難怪很多情懷只能從老物的吉光片羽裡尋找。
話雖如此,老東西並非沒有重新被賦予生命的可能;日本的伊勢神宮每20年舉行一次式年遷宮,在旁邊的空地上依循古法整個重蓋,需時八年準備的重建工作已經重複六十二次,是跨越驚人的一千三百年的工程;Apollo Guidance Computer 這套在六十年代用於阿波羅太空計劃的電腦系統是由 NASA 科學家們從硬體到軟體一手打造,隨著計畫中止已停止使用,為任務所撰寫的程式更是流落四處,沒想到近十幾年來網路上一群志工們積極整理與保留這套系統,讓獻身其中的無名工程師們能夠擁有 minor poet 的浪漫。

有時候我總會好奇,Runway 上的那一件衣服跟 Outlet 裡的到底還算不算是同一件?二十年後再復刻的東西又算是什麼?不知道你是否也有摸著衣料或是盯著單品就覺得心跳加速的經驗,如果能夠給你帶來的感覺依舊,以我的標準來想就是同樣的一件。

2016 算不上是特別好的一年(客氣的講),2017 展開仍然沒有低頭的可能,請抬頭挺胸迎向挑戰。

希望日頭一出來猶原擱是好天氣

願你平安 台灣

_samdeng_2016.12.31

Top